泉州信息网 泉州新闻县区动态泉州经济泉州旅游泉州房产泉州汽车泉州特色泉州教育生活消费科技创新投资理财 加入收藏夹
adtop01

金心异说在上海宾馆喝早茶

作者:如思    栏目:泉州旅游    来源:中华网    发布时间:2017-07-03 15:40

老同事范先生回伦敦路过深圳,昨天早晨我在上海宾馆请他喝早茶。

金心异说在上海宾馆喝早茶

喝早茶是老广的心水,不过在深圳并不流行,这也足证了深圳是所谓“北方文化的殖民地”,跟广州具有异质性。深圳喝早茶的地方不多,主要在老城区(罗湖、福田东区)有几家,我比较熟悉的就是上海宾馆。老广喝早茶一般没那么早,但拖拖拉拉可以喝到中午,所以我们8点钟坐在上海宾馆二楼时,整个餐厅就两桌有人,一桌是我们,另一桌是一个老太太,有两个少妇陪着她。

“这个老太太,90多岁了,”我跟范说,“过去20多年里每天来上喝早茶,风雨无阻,除非她人不在深圳。而且,她最喜欢坐的就是窗边的2号台,所以服务生一般会给她留着这个台。”

时间在此就像凝固了。20多年,也许在上海或长安不算什么,但在深圳,这样的风景可是极为少见。这城市是个流动的城市,在这里唯一不变的就是每天都在变。

老太太勾起了我讲古的欲望。在深圳,我应该也算一号有资格讲古的人了。我常常开玩笑说,如果做地陪导游,深圳没有几个人做得过我。

“上海宾馆,在深圳的知名度,或者说符号意义,可能远远超过火车站、地王大厦或荔枝公园,一个深圳人,可能不知道市政府在哪里,但不可能不知道上海宾馆在哪里。”

金心异说在上海宾馆喝早茶

老范作为一个外地人,难免地惊奇:“我是有点好奇,为什么楼下挂着‘深圳老字号’的牌子,心想,深圳会有什么‘老字号’呢?”我笑了,不错,上海宾馆可以说深圳最著名的“老字号”。

在1997年之前,上海宾馆是深圳最著名的地标,在它以西,直到南头老街和蛇口,还是空荡荡的田野,深南大道在天与地之间孤独地延伸,路两边孤零零地有几栋房子,比如投资大厦。可以说,上海宾馆就是城市的边界点。几乎所有的东西向公交大巴均在上海宾馆设站,于是人们大都选择在此换乘,因此,许多人都爱约在上海宾馆见面。现在,这一带早已是高楼大厦林立,任你多少栋大厦进入全球高楼100中,但是偏偏只有这栋仅10层的小楼最具气场。

金心异说在上海宾馆喝早茶

深圳最著名的建筑,却名叫“上海宾馆”,深圳与上海这两个城市有什么特别的心照不宣?

呵呵,据我所知,上海宾馆1985年开业时,由于业主深圳中航没有酒店管理经验,所以请了上海的酒店管理团队,因此也就用了上海宾馆的品牌。直到现在,上海宾馆的中餐厅仍是主打上海本帮菜,只是早茶,采取了粤式为主,但也会有上海的包点,比如生煎包。

好像是2007年吧?深中航做中航苑的改造规划,其中一个计划是把上海宾馆拆除了,改建超高层建筑,但是许多市民在网上反对该计划,这里面就有老金的一份功劳,虽然我跟中航的老总们都挺熟的,但该反对还是要反对。结果,深圳政府否决了拆除上海宾馆的方案。

后来,深中航提出了一个替代方案,中航集团将这栋房子捐献给深圳政府,将之改造为博物馆,条件是,将这栋楼整体西移300米,移进中心公园里面去。但仍被深圳政府否决了:上海宾馆作为一个标志性文化建筑,其符号意义里面就包括了它的地点,搬到别处,就不是上海宾馆了。

金心异说在上海宾馆喝早茶

我其实挺为此感到遗憾的:跨过一条华富路,“上海宾馆”标志的仍然是“深南华富路口”这个地点,其实影响不太大;由此深圳市民可以得到一个老房子博物馆,何乐而不为?而且中心公园太缺乏历史元素了,单调,有了这个博物馆(我甚至建议这个博物馆就做成“深商博物馆”),一下子就有历史感了。你可以不让中航拆房子,但他们就这样一直做酒店,也蛮赚钱,我们的老建筑博物馆却没有了。

当然,这里面有一个基本的信任,即深中航这样的企业,还不至于像京基那样生吞活剥,据说后者不单想拆了晶都大厦,还想拆了大剧院呢。

对深圳这样的城市来说,如何定义“历史建筑”,确实有点难度。显然不能仅以时间而论,还得兼顾城市记忆与建筑价值,但这两者又是很难标准化的事情,留给政府太多的自由裁量权,也就给贪婪的商业力量留下了操作的空间。

这几年里我常常为此哀叹,仅有不到40年历史的城市,保留了人们历史记忆的建筑却是见拆见少了。以各种理由,拆一栋少一栋。这城市是如此地热爱“新生”,所以就要不断地“刷新”么?

其实更主要哀叹的不是“更新”,而是,过去的深圳,市民们热衷于对城市发表自己的意见,而且官府还往往接受了这些意见,修正某些决策。现在的深圳,或者说最近几年的深圳,政府的自信心日渐提升,它还不至于像别的城市那样“不解决问题,只解决提出问题的人”,还不至于把发表意见的市民关起来,但据说,有些爱说话的人已频频地被叫去喝茶了。哪怕是关于城市管理的话题,敢说话的市民越来越少了,大家都学乖了。即便是有些人还在提出意见,但政府的自信心足以让它不理会这些怪言怪语了,该咋着就咋着,一往无前。

我突然有所惊觉:为什么,现在我们大家的谈话,最终都会陷入了沉重呢?唉,无趣!无趣!小妹,请给我的茶里面加点白糖!

餐厅里的早茶客多起来了,不过仍然很安静,大家都很低声地说话,这一点与广州的茶楼还是有点不同。深圳始终是深圳,无法学得到广州那种岭南市民精神的精髓呢。

金心异说在上海宾馆喝早茶

夹起了最后一片萝卜糕,轻轻地咀嚼着它。在深圳的老城区,在上海宾馆,喝着粤式早茶,这样的日子,在未来的几年里,会成为一次又一次回忆的对象吧?山雨欲来,这样悠闲的时光,可能几年以后不会再有了。

就像电影《倾城之恋》那样,你不知道从哪个镜头开始,故事就完全转变了画风了。

adl03
adr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