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信息网 泉州新闻县区动态泉州经济泉州旅游泉州房产泉州汽车泉州特色泉州教育生活消费科技创新投资理财 加入收藏夹
adtop01

能源专家为什么“心痛”?因为我国多种能源储备严重不足!丨能源规划权威解读

作者:苏婉蓉    栏目:行业资讯    来源:西部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7-05-17 14:54

能源专家为什么“心痛”?因为我国多种能源储备严重不足!丨能源规划权威解读?

近几年,国际油价呈现断崖式下跌,国内部分开发成本较高的油田面临着“开采越多、亏损越大”的窘境。国内油田纷纷减产,2016年原油产量降至2亿吨以内,进口原油同期快速增长至3.8亿吨,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已上升至65.4%。根据目前发展趋势,还有可能继续攀升到70%左右。与此同时,国内天然气需求量和进口量也快速增加,2016年天然气对外依存度也已增长至34.4%。

我国虽为能源生产和消费第一大国,但油气对外依存度依旧节节升高,这带动我国能源整体对外依存度也快速上升,2005至2015年这11年间,我国的能源对外依存度从6.0%上升到了16.3%。

能源领域很多专家认为我国能源安全环境较为严峻,对我国的能源安全感到“忧虑”和“心痛”,纷纷疾呼要加强能源储备,保障能源安全。也有部分专家认为当前国际能源价格处于低位,供需宽松,无需过度担心。面对这一形势,究竟该如何对待呢?

文丨付兆辉 杜伟 李瑞忠

电力规划设计总院

全文4900字 建议阅读 10 分钟

能源专家为何“心痛”?

一般来说,人们对某件事物感到“忧虑”和“心痛”,应该是主观上感受到这件事物的缺陷和不足而觉得不适应,并且对这种缺陷带来的风险或危机感到十分担心、痛惜。或者感到了事物变化带来的风险和隐忧。油气对外依存度上升让人“心痛”,有两个原因。

一是石油对外依存度超越警戒线。

从各国经验看,石油对外依存度达到50%是一条“安全警戒线”,意味着一国能源环境已从“比较安全”向“比较不安全”转移,会对该国能源安全乃至国家安全产生较大影响。中国在1993年石油进口量首次超过出口量,成为石油净进口国,从此石油对外依存度“节节高升”,2007年石油对外依存度就突破了50%的“安全警戒线”。而现在,石油对外依存度更是达到了65.4%,几乎追平美国石油对外依存度最高时期的66%。

二是“仓”里“粮”不够,我国现有石油储备规模太小。

战略石油储备诞生于石油危机,第一次石油危机后,成立了国际能源署,并要求成员国必须储备60天石油净进口量,第二次石油危机后,这一标准提高到了90天净进口量。西方发达国家非常重视,一般都储备了更多的石油,像美国目前的战略储备为6.93亿桶,足以支持142天的进口保护,日本的战略储备也接近150天,德国的战略储备为100天。

相比较而言,我国石油储备起步较晚,目前建成的规模也较小。截至2016年中期,我国共建成9个国家石油储备基地,利用储备基地及部分社会企业库容,储备原油3325万吨,仅为40天石油净进口量,与西方发达国家战略石油储备规模相比,还有较大的差距。

正是因为石油对外依存度“节节高升”,突破了警戒线,而国内石油储备规模又小,跟西方发达国家差距较大,一旦出现突发事件,没有太多的应急措施,势必影响到我国能源安全乃至国家安全,所以才让人“担忧”和“心痛”。

能源储备怎么夯实?

对大多数国家来说,能源储备的基础仍为石油储备。因此,要夯实能源储备,就要改变目前石油储备规模小的现状。我国石油储备规模较小的原因有两个:

  • 一是储备工作起步晚,国家石油储备2004年才开始启动,一期工程已建完,二期工程尚未全部完工,三期工程尚未开展前期工作。

  • 二是企业义务储备法规体系不完善,石油储备主要还是依靠国家储备。企业石油储备工程投资规模较大,建设周期较长,但利用率偏低、经济效益较差,因此企业义务储备的积极性不高、主动性较差。

《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积极应对石油储备不足的形势,提出要加快石油储备体系建设,全面建成国家石油储备二期工程和国家成品油储备能力建设工程,启动后续项目前期工作,健全国家石油储备统一管理机制,建立企业义务储备制度,鼓励商业储备,合理提高石油储备规模。

一是推进石油储备基地建设。

石油储备不足的根本原因,还在于储备库建设速度较慢,储备库容不够。鉴于目前石油储备总体库容仍然较小,最主要的工作还是要加快国家石油储备二期项目工程建设,争取在2018年底前完成全部二期项目。“十三五”期间,还要积极开展三期项目前期研究,尽快全面启动三期项目工程建设。同时,要加强协调力度,推进已建成的国家石油储备基地收储工作,加快原油收储速度,做到储备基地应储尽储。2020年,石油储备总规模达到90天以上净进口量水平。

二是加快企业义务储备建设。

企业义务储备是能否实现国家石油储备目标的关键因素,必须大力推进企业义务储备建设。相关企业要以维护能源安全为己任,增强责任感和主动性,加大石油储备基础建设投入,积极扩充义务储备规模。政府要从财政、税收角度对企业义务储备建设给以支持,要抓住有利时机,积极利用社会企业库容代储国家储备原油,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商业仓储设施投资运营。

三是加强石油资源储备。

石油企业要切实加大勘探力度,保障勘探工作量投入,实现“十三五”期间新增探明地质储量50亿吨左右。东部陆上老油区立足松辽和渤海湾盆地,深化精细勘探、增储挖潜;西部地区以鄂尔多斯、塔里木、准噶尔、柴达木、吐哈盆地等为重点,加快优质资源储量探明;加快海洋油气勘探力度,支持超低渗、致密油、页岩油、稠油、油页岩、油砂等低品位资源勘探开发工程示范和科技攻关,做好石油资源储备。

四是完善石油储备品种。

我国尚未建设用于调节市场供需的成品油储备和液化石油气储备,部分重点消费区域、城市及周边地区,缺乏足够规模的石油制品储备及时投放调控市场。建议国家创新建设管理方式,比如采用委托供应条件好、输送条件优的石油企业经营管理等方式,完善成品油、石油制品等储备品种。

五是有序推进煤制油项目。

煤制油作为能源战略供应能力的储备方式,可在短时间内起到应急调峰作用。2016年,我国煤制油产量约为200万吨。“十三五”期间,可以有序发展煤炭深加工,稳妥推进煤制油的升级示范,积极探索煤炭深加工与炼油、石化、电力等产业有机融合的创新发展模式,力争实现长期稳定高水平运行。

能源应急怎么实施?

我国能源的调峰和应急主要是指天然气的调峰和应急。天然气在我国能源消费结构中占比不大,目前只有6%,但是天然气消费呈现季节性特点,冬季供暖期间,北方天然气消费量骤增,天然气供应紧张导致经常出现“气荒”,这时就需要动用天然气储备去应急调节供需平衡。

中国天然气储备体系还处于建设初期,目前发展方向主要是调峰为目的的储气库。截至2016年底,我国建成地下储气库19座,工作气量在60亿立方米左右,约占全年消费量的3%,而西方主要用气国家可以达到15%以上,所以说我国储气规模还有较大差距。

当前,天然气调峰应急方面,主要面临着几个问题:

  • 一是天然气调峰能力不足,天然气管道和地下储气项目建设周期较长,经济效益不如预期,建设进度远远滞后。

  • 二是天然气价格未完全市场化,峰谷气价难以落实,且民用与非民用气价格倒挂严重,影响了储气设施建设。

  • 三是天然气调峰应急机制不健全。缺乏统一的天然气调度系统,应急预案和调配机制尚不完善。

《规划》针对这些问题,提出在“十三五”期间,要提高能源的应急和调峰能力。加大储气库建设力度,加快建设沿海LNG和城市储气调峰设施。2020年,地下储气库工作气量达到天然气消费量5%左右。主要做好以下几项工作:

一是加大地下储气库扩容改造和新建力度。

围绕国内主要天然气消费区域,在已初步形成的京津冀、西北、西南、东北、长三角、中西部、中南、珠三角等八大储气基地基础上,加大大港库群、华北库群等地下储气库扩容改造,加快华北文23等新的地下储气库建设力度,完成到2020年形成地下储气库工作气量148亿立方米的建设任务,力争达到天然气消费量的5%。

二是加快LNG储气设施建设。

根据消费区域资源流向和市场实际需求,建议进一步优化沿海LNG接收站布局,在应急调峰能力要求较高的环渤海、长三角、东南沿海地区,优先扩大和适度新建LNG接收站。特别是鼓励现有接收站新增储罐、泊位,扩建增压、气化设施,提高接收站储转能力。

三是利用价格杠杆,完善应急体系。

推进能源价格改革,充分发挥价格杠杆调节作用,建立合理反映能源资源稀缺程度、市场供求关系的天然气价格机制,实施峰谷分时价格、季节价格、两部制价格制度,推行大用户直供,发展可中断用户,完善调峰、应急等体系和机制。

能源储备怎么扩展?

能源储备是一个系统工程,不仅包括石油天然气,也包括其他能源品种。从长远来看,除了石油天然气,我们还要大力扩展能源储备的品种,增强能源储备的规模,尤其是涉及到能源长远发展的战略稀缺能源资源和新材料,一定要未雨绸缪,提早着手,提早储备。《规划》提出,要“完善天然铀等资源勘探开发与重大能源示范项目投资政策”。只有一句话,着墨不多,但意味深远。

之所以要未雨绸缪,是吸取稀土发展的经验教训。稀土是战略资源,具有极为重要的战略价值。中国的稀土资源储量曾一度占到全球储量的85%,在过去几十年承担了世界稀土供应商的角色,一直以极低的价格输送到国际市场,结果付出了破坏自身环境与消耗自身资源的代价。

在国际大宗商品市场上,有一个奇怪的现象,比如稀土、铁矿砂等,凡是中国处于出口阶段的时候,价格都极为低廉,一旦转为进口,价格则飙升了数十倍。同样拥有丰富稀土资源的美国却将其稀土矿山封闭;而资源匮乏的日本则大肆购买中国稀土,将其埋入海中,以备未来几十年之用。目前中国的实际稀土储量已经不足世界的23%,按现有生产速度,中国稀土储备仅能维持15至20年,在2040-2050年前后必须从国外进口才能满足国内需求。未来一旦变成纯进口,我们花费的不仅是几十倍、甚至几百倍的金钱,更可能将在战略上被西方国家钳制。

正是基于稀土产业的前车之鉴,中国能源储备必须提早着手,在油气之外,提早储备一批战略能源资源和新材料,深度扩展能源储备品种。

一是煤炭。为解决煤炭保障能力不足的问题,2011年国务院启动了国家煤炭应急储备方案。截至2015年底,11个基地内煤炭静态储备能力约7000万吨/年,煤炭流通规模约7亿吨/年。新的市场形势下,煤炭储备应及时调整,优化布局和定位,进一步加强大型煤炭储配基地和物流园区建设,到2020年煤炭静态储备能力达到9000万吨/年,流通规模达到9亿吨/年,基本形成配套可靠、功能齐备、绿色高效的煤炭储配体系。

二是铀矿。铀矿作为一种能源资源,具有低碳特点,是核电及核工业发展的重要基础和原料。我国铀矿资源总体不算丰富,矿床规模以中小为主,矿石品位偏低,通常有其他矿产伴生。据我国向国际原子能机构提供的铀矿储量推算,我国铀矿探明储量居世界第10位之后,尚不能适应核电长远发展需要。新世纪以来,铀矿勘查取得了重大突破,推动我国铀矿储量进入快速增长期。

“十三五”期间,建议充分利用国内、国际两种天然铀资源,加大国内铀矿勘查投入和力度,提高国内天然铀生产保障能力;同时加大海外铀矿资源勘查和开发力度,积极开展国际贸易,保证国内天然铀供应;建立天然铀国家战略储备和企业商用储备体系,提高天然铀储备规模。

三是石墨矿。石墨是元素碳的同素异形体,是一种质地较软的矿物,可以衍生出石墨烯和金刚石等材料。石墨烯是目前已知室温下最好的导电和导热材料,优异的性能使得它在能源特别是储能领域具备变革潜力,凭借优异性能可广泛应用于新能源汽车等多个领域。“十三五”期间,要发挥石墨烯等对新材料产业发展的引领作用。今后要加强石墨烯工程技术的研究,加快推进石墨烯技术应用的产业化进程,加大石墨烯等行业的投资力度。

除了煤炭、铀矿、石墨等资源外,部分稀有金属(如锂)也可能会影响到未来能源的发展,这些能源资源和材料也需要战略储备。“十三五”期间,要加大投入力度,加快新的能源资源的勘探开发,加快能源新材料的科研攻关,大力扩展能源储备品种和规模,为未来能源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

结束语

能源战略储备服务于国家能源安全,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中国的能源战略储备起步晚,储备规模距离国际通行标准还有较大的差距。只有持之以恒的开展储备工作,才能做到“家中有粮、心中不慌”。《规划》对于各品种能源储备提出了详细的任务目标,“十三五”期间,要认真落实这些目标要求,继续加强能源储备体系建设,完善能源储备制度,扩大能源储备规模,做好应急保障准备,提高我国能源安全保障能力,让国人不再为能源储备和能源安全“担忧”和“心痛”。

END

你可能还想阅读

重磅独家 | 张国宝:2017,重塑中的世界与中国能源格局

灵活又便宜的LNG点供为啥难推进?城市燃气特许经营制度该改改了!

深度丨中国究竟需要多少煤电?

欢迎分享给你的朋友!

出品 | 中国能源报(ID:cnenergy)

责编 |闫志强

adl03
adr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