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信息网 泉州新闻县区动态泉州经济泉州旅游泉州房产泉州汽车泉州特色泉州教育生活消费科技创新投资理财 加入收藏夹
adtop01

从人口角度看大城市危机

作者:许一诺    栏目:行业资讯    来源:西部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7-05-24 10:17

【大城市靠吸引全国的年轻劳动力来维持经济繁荣,但是也加重了交通拥堵、环境污染、房价上涨等城市病。上海、北京将面临人口拐点,对外来人口吸引力呈下降趋势】

□易富贤

北京、上海的人口变迁

1950年北京、上海的生育率(妇女人均生育子女的数量)均为5.2,略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的5.9。1960年北京、上海的人口分别为740万、1056万人。

1963年中国在大城市开始计划生育宣传,1964年在大城市落实政策,1973年在全国逐步展开。上海作为计划生育的模板,并且城镇人口比例较高,人口出生率下降最快,从1963年的3.03‰降至1964年的2.06‰、1965年的1.7‰、1967年的1.25‰。北京的生育率也从1964年的4.41降至1965年的2.89、1967年的2.53。1960年上海、北京的生育率平均为2.8、3.8,全国平均水平是5.7。

1970年开始在上海、北京等城市试行独生子女政策,1980年在全国推广。可见,上海的生育率最低,其次是北京,东北也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虽然人口寿命在大幅延长,但是由于低生育率和人口外流,上海的人口仅从1960年的1056万增至1980年的1152万,占全国比例从1.60%降至1.17%。北京的人口则是从1960年的740万增至1980年的904万,占全国比例从1.12%降至0.92%。1990年,北京、上海的人口增加到1086万、1334万。上海、北京GDP占全国比例从1960年的10.1%、3.7%降至1980年的7.1%、3.2%,再降至1990年的4.1%、2.7%。

1980年北京、上海的外来人口只有19万人、6万人,到1990年也只有54万人、51万人。1990年上海开始开发浦东,拉开了外来人口的小闸,经济占全国比例也开始上升。上海1980-1989年年均只增加3.0万外来人口,而1990-1995年年均增加13.0万人。1996年拉开了外来人口的大闸,上海1996-2013年年均增加48.3万外来人口,非户籍人口总数由1995年的113万人迅猛地增加到2014年的987万人。

从人口角度看大城市危机

而北京1990-1994年年均只增加1.9万外来人口,GDP占全国比例还在继续下降。1994年外来人口总数只有63万,但是,仅1995年就增加到118万。虽然后面几年又严控外来人口,但1995年涌入的这118万人口给北京经济增添了活力,北京经济占全国比例也触底反弹。2000年北京再次拉开了外来人口的闸门,2000-2014年,北京非户籍人口年均增长44.1万人,非户籍人口总数由1999年的157万增加到2015年的823万。北京、上海非户籍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从1990年的5.0%、3.8%增加到2015年的37.9%、40.6%。

外来人口有助于北京、上海的经济发展

北京、上海户籍人口相对增长缓慢,从1980年的886万、1147万人增加到2016年的1363万、1440万人。这些增加的户籍人口还有一部分是外来人口入籍。因此,北京、上海的实际外来人口还要更多。东北的人口移入和移出大致相当,净移民率几乎为0。外来人口大多是青壮年劳动力。比如,2010年北京、上海的非户籍人口占全市总人口的36%、39%,但却占全市20-39岁人口的52%、59%。

年轻人越多,创新活力越强。中位年龄反映了经济活力,(全体人口按年龄大小排三列,位于中点的某人的年龄)。全国、北京、上海、东北的常住人口的中位年龄2010年为36岁、36岁、38岁、40岁,2015年为38岁、37岁、40岁、43岁,北京、上海比东北更年轻,经济也更有活力。

但是北京、上海户籍人口的中位年龄,2010年高达42岁、47岁,2015年更是高达44岁、50岁,比东北还要高。

20-39岁的年轻劳动力是最能增进经济活力的人口。1990年0-19岁人口到2010年为20-39岁。1990年北京、上海、东北的0-19岁人口占全国的0.69%、0.73%、8.09%,而2010年20-39岁人口占全国人口的1.93%、2.08%、8.12%。可见,2010年北京、上海的20-39岁人口有2/3是外来移民;而伦敦、东京的比例都只有1/3,巴黎只有1/6是外来移民。

东北由于外来移民较少,20-39岁人口占全国比例从1982年的10.4%降至2010年的8.12%,;同期GDP占全国比例从12.8%下降到8.6%。如果没有外来人口,上海、北京的20-39岁人口占全国比例将从1982年的1.60%、1.12%下降到2010年的0.73%、0.69%,降幅超过东北,那么,GDP占比的降幅也将超过东北。可见,如果没有外来人口,北京、上海的经济会比东北更没有活力(见图1)。

从人口角度看大城市危机

人口继续涌入大城市威胁中国的持续发展

流动人口主要是青壮年劳动力,而老人和儿童是很难外流的。一方面,东部大城市人满为患;另一方面,中西部的留守老人“老无所养”、留守儿童“幼无所靠”。

大城市靠吸引全国的年轻劳动力来维持经济繁荣,但是也加重了城市病:交通拥堵、环境污染、房价上涨。导致城市房价上涨的原因有三点:土地供应是依照规划人口数进行的,增速低于实际人口增速;外来人口对住房有刚性需求;外来人口流入不仅增加了城市经济活力,而且提高了户籍人口的购买力。

实际上,最严重的城市病是超低生育率,这与人口密度太高有关。2003-2012年,东京的生育率平均为1.06。23个区、26个市的人口密度与生育率直线负相关,人口密集的几个区房价高、通勤时间长、民生压力大,民不聊“生”,生育率只有0.7-0.8;人口稀少的地方,生育率为1.4。

伦敦的人口密度比东京要小,2011年生育率为1.84。33个区的人口密度与生育率是直线负相关。内城的人口密度仍然较高,一些区每平方公里超过1万人,生育率只有1.3左右;人口密度较低、房价较低的外城一些区,每平方公里只有2千多人,生育率却在2.1左右(见图2)。

从人口角度看大城市危机
从人口角度看大城市危机

美国生育率能达到1.9-2.0的主要原因是城市规划得更加“宜生”。美国城市分为中心城区、建成区、都会区,芝加哥、费城、迈阿密的中心城区每平方公里都只有4千多人,建成区则只有1千多人,都会区低于1千人。洛杉矶的中心区、建成区每平方公里分别为3.1千人、2.7千人。人口最密的纽约,中心城区每平方公里也只有1万人,建成区也只有2.1千人。美国房价只是家庭收入的四五倍。各大城市的平均通勤时间只有20多分钟。

而中国的城市建成区全部已超过1万人/平方公里的规划,县城的人口密度比纽约中心区还高。北京东城区、西城区每平方公里是2.5万人,上海虹口区、黄浦区、静安区超过3万人,通勤时间普遍超过1个小时。北京、上海总和生育率长期只有0.7,不仅因为生育政策限制,也因为高密度的城市规划下的各种生存压力。目前,中国有近60%的人口生活在城市,但是城市建成区的面积只占0.7%的国土面积。

一孩次生育率反映了没有政策限制下的生育现实,与总和生育率平行变化。1995-2014年,东京的总和生育率平均为1.06,而一孩次生育率为0.61。2010年北京、上海的一孩次生育率低于0.6,2015年甚至低于0.5,这意味着即便鼓励生育,总和生育率也难以达到1.0。长期的低生育率,经济发展依赖移民,使得北京、上海的人口结构呈现新的变化趋势(见图3)。

从人口角度看大城市危机

纽约、东京的人口数据是采纳官方预测。北京、上海2015年后的数据是采纳2015年抽样调查,假设2017年后北京、上海的人口不再流入、流出,2018-2050年的生育率将稳定在1.0。

2010年北京、上海的人口结构非常“拉风”,20-49岁青壮年劳动力占总人口的60%、56%,而纽约、东京都只有46%。但是到2040年,北京、上海的20-49岁人口占比只有28%、23%,而纽约、东京还有44%、32%。

流入北京、上海的年轻劳动力很多将在此终老。现在的外来年轻人给北京注入了“生机”,今后却可能成为“危机”。北京、上海65岁以上的老人将从2015年的231万、309万增加到2030年472万、599万,再增加到2050年的791万、907万。全国、北京、上海的20-64岁劳动力与65岁以上老人之比将从2010年的7.6、8.9、7.6降至2030年的3.4、2.9、2.4,再降至2050年的1.7、1.2、1.0。今后北京、上海的老龄化危机比全国更严重。

上海、北京面临人口拐点

过去的实际人口一直超前于规划,比如,北京1993年的规划是2010年人口要控制在1250万人以内,2004年的规划是2020年人口要控制在1800万人以内;但是2010年实际人口已经达到1962万人,2016年更是达到2173万人。

现在的新规划是,北京的人口在2020年控制在2300万人以内,然后长期稳定在2300万人左右;上海的人口到2040年控制在2500万人左右。事实上,上海今后的实际人口将低于规划。2015年、2016年上海的外来人口连续两年负增长,2016年北京的外来人口也开始负增长,有人认为是政策所致。即便是没有政策调控,上海、北京对外来人口的吸引力也在下降,原因包括以下六个方面。

第一,上海、北京的人口结构要老化,经济活力降低。2015年上海常住人口的中位年龄比全国高2.3岁。北京的中位年龄也将在2018年开始高于全国。这在国际大城市中并不多见。

国际大城市的生育率只略低于全国,然后靠吸引少量外来年轻人口使得中位年龄低于全国、经济活力高于全国,从而长期保持吸引外来年轻人口的能力。比如,2011年英国的生育率为1.91,伦敦市为1.84。2010年美国的生育率为1.93,纽约市为1.81。2010年美国、英国、日本全国的中位年龄为37岁、40岁、45岁,而纽约、伦敦、东京分别只有35岁、34岁、42岁。

第二,上海、北京的经济优势可能会下降。区域发展不平衡是跨区域人口流动的动力,而区域均衡化发展是趋势。比如,以前纽约州的人均GDP远高于全国,吸引人口流入;1930年后人均GDP相对优势不断下降,吸引人口的能力也下降。纽约州的人均GDP与全国的比例,从1930年的168%降至1950年的122%;而密西西比、南卡州却从1930年的32%、38%,升至1950年的51%、62%,再升至1980年的70%、78%。

1980年上海、北京的人均GDP是全国的6.1倍、3.4倍,2002年是全国的3.6倍、3.3倍,对外地人口有强大的吸引力。而2005年湖南、四川、安徽、贵州的人均GDP只是全国的66%、59%、57%、34%,人们千里迢迢也要到大城市讨生活。

但是2016年,上海、北京的人均GDP只是全国的2.0倍、2.0倍,可能还将继续下降;而湖南、四川、安徽、贵州的人均GDP已升至全国的83%、72%、71%、60%,还将继续提升。收入差距在缩小,考虑到路费和骨肉分离的精神成本等,中西部很多人就会选择留在家乡的城市就近就业。上海的外来人口来自安徽的比例最高,2003年上海的人均GDP是安徽的6倍,但是2016年只是安徽的2.9倍了。上海对安徽劳动力的吸引力也在不断下降。

第三,全国的生育率从1990年的2.3下降到2000年的1.22、2010年的1.18、2015年的1.05,这意味着可流动的年轻人口数量在不断减少,可流动的人口数量下降。

第四,高铁、互联网正在改变中国的区域经济格局,零售、金融、制造不再依赖于物理性场所,传统产业下形成的大城市的地位将下降,而怀化、赣州、襄阳等新兴的交通枢纽城市,将吸纳人口流入。美国1930年后人口重新分布的过程中,中西部也崛起了一批中等城市。

第五,从2006年开始,中国的经济中心开始向西南转移。川渝、云贵桂的经济总量占全国比例都在提升,将吸引人口回流。

第六,“一带一路”将给中国西部地区带来发展机遇,从而遏止人口东流。2016年上海常住人口2420万,如果人口不再流出,生育率稳定在1.0,那么,2017-2040年间将出生260万人,死亡480万人,2040年总人口将降至2200万人。需要吸引300万移民才能让2040年总人口达到2500万人,但是上海已经很难再吸引到300万移民。

(作者为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研究员)

adl03
adr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