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信息网 泉州新闻县区动态泉州经济泉州旅游泉州房产泉州汽车泉州特色泉州教育生活消费科技创新投资理财 加入收藏夹
adtop01

白石洲:深圳“旧改航母”的更新样本

作者:安远    栏目:泉州房产    来源:和讯    发布时间:2017-06-30 11:06

白石洲已成为深圳“城中村”的典型代表,不少在此落脚过的人都有着“白石洲情结”,千亿元级的“旧改货值”更让白石洲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从传出城市更新消息至今已经过去12年,白石洲的城市更新仍未正式启动。如今,像白石洲一样的大型旧改项目越来越多,如何才能有效推进这些“旧改航母”的更新步伐?

不管是深圳早期的打工一族,还是所谓的“科技民工”,不少人都有着“白石洲情结”。

随着城市更新为代表的城市化进程加快,一个又一个城中村已经、正在或将要消失在深圳地图上。作为深圳最大的城中村之一,白石洲是许多外来务工者最早的栖息之处。不过,从传出城市更新消息至今已经过去12年,长时间的拉锯战也成为深圳城中村改造的独特样本。

白石洲的AB面

A面的白石洲与一般的城中村没什么不同,而B面的白石洲则已经是豪宅环绕。2005年,白石洲旧改传闻让居住在这里的人内心变得复杂起来,但大范围的拆除至今仍未见踪影。

说起白石洲,在深圳市民眼中已成为“城中村”的典型代表。白石洲拥有深圳市区规模最集中的农民房,只有0.6平方公里的面积居住了约15万人。在刚到深圳创业或者工作的人群中,很大一部分会选择先在白石洲租房安顿下来。

“没来深圳之前,就听说过白石洲。”刚到深圳工作不久的何冲就是所谓“科技民工”,在南山科技园上班的他为了方便和省租金,目前就租住在白石洲。“这里的两房一厅月租金不到3000元,比起周围的小区高层便宜近一半,很多同事都住这。”许多在南山工作的年轻人,大部分都有着“白石洲情结”。

其实,白石洲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00多年前的清代,当时这里还只是一个叫万家洲的小渔村,南面是深圳湾,因村子建在海湾的沙洲上,村后山顶上立着一块大白石,后更名“白石洲”。

如果说A面的白石洲与一般的城中村没什么不同,那么,B面的白石洲则已经是豪宅环绕,到处都是“10万+”。不仅如此,白石洲前拥世界之窗及华侨城,侧拥豪宅群及欢乐谷,西边则是高新园。所以,处于中间的白石洲就像两座高峰下的洼地,许多人用“一边是欧洲、一边是非洲”来形容这里。

因为涉及的土地和人口众多,白石洲城市更新进程一直牵动人心。2005年,白石洲旧改传闻让居住在这里的人内心变得复杂起来。此后10多年时间里,旧改消息间歇性发酵,但大范围的拆除仍未见踪影。

旧改背后的房企得与失

虽然仍然是“旧改航母”,但白石洲旧改规模已大幅“缩水”。12年过去了,但白石洲的城市更新真正“启动”仍然还需要一段时间。如今的白石洲,与往日别无二致。

走进白石洲的香山西街,同一片天空下,一街之隔的豪宅小区与城中村各有各的世界。

白石洲城中村的北边,香山美墅、波托菲诺天鹅堡等小区的均价早已超过每平方米10万元。家家顺研究中心提供的数据显示,包括白石洲在内的整个华侨城片区,2014年的住宅均价已经达到每平方米55039元,到今年上半年,均价已经升至每平方米72010元,这个片区也一直是深圳最成熟和最集中的豪宅片区。即使以此价格计算,白石洲旧改后的价值也足够吸引眼球。

深圳土地稀缺众所周知,一座不到2000平方公里的城市仅仅靠释放新地块来支撑,注定只能接受城市更新。早在2005年,白石洲旧改就被提上日程,项目由位于深南大道北侧的塘头村、下白石村、上白石村、新塘村以及深南大道南侧的白石洲村5个自然村组成,又称“沙河五村”,但随后因各种原因搁置。

直到7年之后的2012年8月,白石洲沙河五村城市更新领导小组成立,同年12月白石洲城市更新办公室成立。2014年,深圳发布《2014年深圳市城市更新单元计划第一批计划》,在18个城市更新单元项目中沙河五村重建用地面积名列榜首,拟重建用地面积45.9万平方米,拟更新方向为居住、商业等功能,申报主体为深圳市白石洲投资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当时,市场已经传出绿景地产将成为白石洲旧改实施主体,至今也已经成为较为可信的消息,而绿景的旧改足迹已覆盖了深圳多数区域。

今年6月,深圳市规土委南山管理局发布沙河五村城市更新单元规划(草案)的公示,白石洲旧改将拆除用地面积近46万平方米,计容积率建筑面积为3479550平方米。如若项目顺利推进,将是截至目前深圳计容面积最大的旧改“航母”。

按照深圳城市更新流程,距离项目完全推倒重建仍还有许多门槛,包括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的签订,实施主体确认、旧建筑物拆除、项目用地审批等,也就是说,白石洲城市更新真正“启动”仍然还需要一段时间。

和很多城市更新项目一样,由于人口众多产权复杂,白石洲旧改推进速度并不快。可以说,在墙上写一个“拆”字最多几分钟,但白石洲足足用了12年,还没等来真正“拆”的这一天。

而在城市更新公示后的白石洲,与往日别无二致。

“我倒不是很急,这里说拆都好多年了。”在上白石片区经营肉菜生意的陈阿姨谈起这里的旧改,显得有些不为所动,“听房东说过,但已经过了好几年也不见动静。”

王阿姨在白石洲拥有一栋6楼高的农民房,她告诉记者,其实大多数村民是同意拆建的,但是拆建过渡期租金损失如何计算、赔偿标准等问题一直在谈,可能还要好几年,因为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至于拆赔率,她说底线是参考旁边的大冲旧改,甚至更高。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拆”是各方一致的意愿,但在“如何赔”的问题上,一些村民仍有分歧。或许,这就是白石洲“旧改航母”的一个缩影:东风早已吹拂,但过程充满坎坷。

“旧改航母”如何提速推进

千亿元级别的“旧改货值”让白石洲成为各路房企的必争之地。在深圳,类似白石洲这样的大体量旧改项目还有很多,但推进速度各不相同。

由于周边豪宅环绕以及大体量的拆除,千亿元级别的“旧改货值”让白石洲成为各路房企的必争之地。记者调查发现,除了绿景,白石洲北部和周边片区基本都是华侨城的“天下”。此外,还有深业、深业沙河的项目正在陆续推动。在白石洲片区内部,目前有两个正在推进的旧改项目:深业世纪山谷和鹤塘小区项目。

记者在现场看到,两个项目的旧建筑物已基本被推倒清除。鹤塘小区更新项目是深圳市2010年首批8个旧住宅小区改造之一,但时隔6年,鹤塘小区才成为深圳市旧住宅小区中首个实现签约面积、签约人数达到100%的旧改项目,可见从立项到全部签约完成搬迁打了一场旷日持久战,而当时获批的罗湖区太宁路金钻豪园更新单元、罗湖区爱国路木头龙更新单元等项目目前依旧推进艰难。据悉,一直到2014年中鹤塘小区还剩下3户没有完成谈判签约,总户数少也是小区拆迁谈判能成功推进的一个重要原因。

而深业世纪山谷旧改项目早于2012年被列入深圳市第一批城市更新单元规划指定计划,2015年3月专项规划正式取得市规划国土委批复,当年9月沙河公司正式开始了原沙河工业区的拆除工作。之所以进度相对较快,也是因为工业区的产权较为单一。不过,深业世纪山谷旧改项目分两期开发,被纳入深业世纪山谷二期的天河花园及明珠花园仍有居民居住,暂未开始拆迁。

由此可见,白石洲俨然成为城市更新的“综合体”:既有城中村旧改,也有旧住宅小区和工业区旧改。不过,鹤塘小区和深业世纪山谷项目得以最终实施都有各自的特殊原因:一个是因为总户数少,一个是因为工业区改造,但即便如此两个项目也经历了长时间的拆迁过程。

谈到城市更新,多数人的印象还是停留在改造难、时间长。作为前车之鉴,已改造好的福田岗厦村当年仅规划阶段就反复修改了10年之久。而在深圳,类似白石洲这样的大体量旧改项目还有很多,但推进速度各不相同。

记者调查发现,华润大冲旧改项目和龙华的鸿荣源壹城中心都是深圳旧改的“巨无霸项目”。华润大冲旧改项目于2014年年底一期工程基本完工,总建筑面积280万平方米。壹城中心早就纳入《2011年深圳市城市更新单元计划第四批计划》,是龙华老城核心区域内首个超大型旧改项目,总建面超过300万平方米。而在罗湖区的蔡屋围和湖贝片区旧改,仍无具体的启动时间表。

旧改“巨无霸项目”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深圳市场,既考验着开发商的“耐力”,也更容易陷入“拆不动”的困境。有消息指出,自2011年至今启动过渡期租金补偿金支付,开发商为罗湖木头龙旧改项目支付的金额及其他费用已近10个亿。

对于深圳市场上的旧改“巨无霸项目”,深圳职业技术学院房地产研究所所长邓志旺表示,以完整的一个区域或城中村为城市更新单元来进行整体更新,这也是政府鼓励的方向。大型旧改项目的好处在于可以整体规划统筹,带来更多的公共设施和配套,但问题是开发难度更大,门槛较高,一般只能由央企或大型房企来主导。对于这种大型项目,关键是解决各方利益问题以及政府立法,有精准的法规制约才能以更好的方式来解决。

《深圳市城市更新“十三五”规划》也曾提到“十三五”期间将创新更新模式,政府主导类的城市更新模式将得到加强,也还包括“强区放权”。世联行(002285,股吧)首席工改顾问董极表示,此前城市更新以市场化运作为主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很多城中村拆不动,时间周期太长,政府主导的最重要作用就是提高城市更新速度和效率。美联物业全国研究中心总监何倩茹认为,城市更新将成为深圳房地产市场未来发展的主要方式,如果想推进这些大型项目,政府充分发挥其中间人的协调作用很重要。邓志旺也认为,城市更新与区一级政府的经济发展、产业发展、城市建设都密切相关,权力下放之后有利于区政府实施城市更新工作。此外,区政府对于城市更新项目也比较了解,便于业主或相关利益方进行沟通。

adl03
adr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