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信息网 泉州新闻县区动态泉州经济泉州旅游泉州房产泉州汽车泉州特色泉州教育生活消费科技创新投资理财 加入收藏夹
adtop01

男孩“戒网瘾”身亡:涉事学校系非法办学5人被拘

作者:文辉    栏目:泉州教育    来源:西部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7-08-18 15:52

男孩“戒网瘾”身亡 涉事学校5人被刑拘

警方调查因不服管理铐双手关禁闭;戒网瘾学校属非法办学

男孩“戒网瘾”身亡:涉事学校系非法办学5人被拘

李傲在家里被陌生人带走两天后,母亲刘冬梅看到他冰冷的尸体。

这位18岁的年轻人有爱上网的“毛病”,初中毕业后产生厌学情绪,吃住几乎都在网吧。8月3日,从网吧找到儿子后,刘冬梅把他交给合肥正能教育学校,这所学校主打帮助孩子“戒除网瘾”的招牌。“校方负责人罗铿承诺,学校不会打骂孩子。”刘冬梅说。

根据警方调查,当晚,不服从管理的李傲被关禁闭,双手铐在禁闭房的窗户栅栏上,两天后被发现时身体异常,口吐白沫。警方表示,李傲被送去的教学点,属非法办学点,该校管理人员在日常管理中存在非法拘禁行为,已涉嫌犯罪。案发后,校内20名学生均已通知家长接回。目前,罗铿等5人因涉嫌非法拘禁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王飞翔

戒除爱上网的“毛病”

8月2日这天,刘冬梅和丈夫找了好几个网吧,都没有找到儿子李傲。

儿子成绩一直不太好,有爱上网的“毛病”。自去年初中毕业,他产生强烈的厌学情绪。进入临泉县一所高中就读后,这种情况愈演愈烈。

无奈之下,刘冬梅把儿子转到合肥一所高中,读了一个学期后,收效甚微。

“7月初,我们带他去青岛玩了一个礼拜,就是想让他脱离网络环境,转移一下注意力。”但没想到的是,从青岛回来后,李傲就一头钻进网吧,吃住几乎都在里面,十几天没怎么进家门。

刘冬梅只知道,儿子在网吧总是玩同一款游戏,但她叫不出名字。此前,她动员家人和李傲朋友轮番劝说,“没有用”。

如何让孩子戒除网瘾?刘冬梅在网上找办法,专门戒除网瘾的学校成了寻找目标。“搜到合肥正能教育学校的信息,官网上有一些‘成功案例’,我一看,和儿子情况几乎一模一样。”

她特意检索了这所学校的负面信息,没有搜到。随后,刘冬梅通过学校网站上的联系方式,找到了学校招生负责人、法人代表罗铿。

罗铿告诉她,学校采用心理疏导和体能训练相结合的方式,来彻底戒除孩子的网瘾。“他承诺不会打骂孩子,更没有电击治疗。”这让刘冬梅放心不少。

“8月1日,我问学校能不能来接孩子,他们说可以,我说那就一个礼拜之内过来吧,没想到他们第二天就开车过来了。”刘冬梅回忆。

罗铿带着两名学校工作人员来的。在网吧没有找到李傲后,他们在临泉又等了一天。

8月3日,李傲终于被父母找到,并带到罗铿面前。

男孩“戒网瘾”身亡:涉事学校系非法办学5人被拘

关禁闭被铐窗户栅栏

这些天来,刘冬梅不止一次地回想起3日下午,儿子被带走的情景。她亲手把孩子交给只见过一面的陌生人,两天后,这个人告诉她,孩子出事了。

“当时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回忆起送孩子去戒网瘾学校的决定,刘冬梅后悔地说。

原本,她是要陪儿子一起去的,但没想到母亲出了车祸,于是她提出让学校来接。此前,夫妇俩对这所“戒除网瘾”学校的了解,仅来自网上的资料和招生负责人罗铿的介绍。

双方签订总费用22800元的合同中,刘冬梅对儿子的描述为“上网、脾气浮躁”,同意对其进行“180天的隔离封闭式成长辅导”。对方则要求,李傲父母“不得以任何方式干预辅导中心的正常辅导,否则将视为放弃辅导,并承担因此带来的一切后果”。

在殡仪馆里,她见到儿子头部、背部、胳膊、小腿都是青一片紫一片的,“全身上下都是伤”。

安徽省庐江县公安局告诉记者,经初步调查,8月3日下午,罗铿驾车带领两名教官来到临泉县,与李傲父母签订协议,将李傲带至庐江白山镇兴岗村教学点。当晚22时许,罗铿安排教官把不服从管理的李傲关禁闭房,期间将其双手铐在窗户栅栏上,并组织人员轮流看守。

8月5日17时许,看守教官孙某发现李傲身体异常,口吐白沫。该校人员遂将其送县中医院抢救,李傲不治身亡。

戒网瘾学校非法办学

刘冬梅至今不知道,送儿子去的合肥正能教育戒网瘾学校,并未取得办学许可资质,属于非法办学。

在合肥市工商管理局的登记信息中,该校注册名为“安徽正能教育有限公司”,注册于2016年3月,注册资金500万元(认缴),公司法人代表和股东均为罗铿。

公司注册地址为合肥蜀山区长江西路478号松芝万象城2幢8层826室,但记者检索发现,这也是安徽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址。“我们2014年就在这里办公了,没听说过安徽正能教育有限公司。”科技公司一位工作人员说。

警方表示,李傲被送去的教学点,属非法办学点。该校管理人员在日常管理中存在非法拘禁行为,已涉嫌犯罪。案发后,校内20名学生均已通知家长接回。目前,罗铿等5人因涉嫌非法拘禁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白山镇政府一位工作人员说,新农小学原校址已停用,正能教育学校将其买下作为办学点,学校包括罗铿在内共12人,其中军训教官5人。

该校官网此前宣称,“办校九年来创安全事故零记录,家长满意度100%,学生转化率100%,绝对保证学生在校的人身安全。”

涉事学校还有其他办学点

尽管官网已关闭,但从8月8日到11日,合肥正能教育学校仍在招聘网站上密集发布“辅导老师”和“军事教官”的招聘信息,工作地点并非庐江县,而是100公里外的肥西县。

该校招生简章显示,“常年招收8岁至18岁有网瘾、逆反出走、与父母老师沟通困难、性格孤僻、打架斗殴、暴力倾向等特点的不良青少年”,收费也是22800元。

肥西县铭传乡建设村一位村民提到,该学校占用村里已废弃的共和小学,由于采用封闭管理,“并不清楚具体教学内容”。

8月17日,合肥正能教育学校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学校确实存在两个办学点,一个在庐江县,一个在肥西县。目前“两个校区都停了”。但对于两个校区开办的时间、招生人数等信息,对方则拒绝透露,“等罗老师(罗铿)回来,你问他吧”。

- 专家说法

戒除网瘾需政府帮助

“青少年沉迷于网络,目前已经是一个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教育学者熊丙奇表示,当孩子陷入网瘾不能自拔时,学校、社区往往无暇顾及,家庭方面则由于自身的生活压力,许多家长很难抽出更多的时间耐心地引导孩子,因此寻求快速疗法也是无奈之举。

熊丙奇建议,政府部门和社会公益组织应重视网瘾问题,主动作为,如合作建立相应的治疗机构,通过“生活疗法”、“交谈疗法”等方式,帮助家长解决孩子上网成瘾的问题。

他举例说,在青少年网瘾问题比较严重的韩国,政府部门高度重视网瘾,并为治疗网瘾买单,2009年,韩国政府设立了专门针对网络上瘾问题的治疗学校,让孩子们把时间花在训练和集体活动上,可以有助于重新建立他们与现实世界的联系,从而协助他们戒除网瘾。

adl03
adr1